注册网站域名356bet

新闻资讯

您当前位置:广东闻彰律师事务所 >> 法律资讯 >> 浏览文章

再议民间借贷案件法律规定实施后法院对债权实现费用裁判的变化


       昨日,本律所推送的题为:《最新民间借贷案件法律规定实施后法院对债权实现费用裁判的变化》引发了法官及广大律师的热议。同案不同音是否必然同案不同判呢?经搜索裁判文书网站后,笔者发现了其他地区法院的不同判【案号:(2015)威环商初字第422号、(2015)铜一民一初字第00551号】。笔者认为有必要进一步的分析不同判的理据,囿于司法解释颁布时间之短、实务经验之匮乏,望同仁不吝赐教。

笔者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5】18号,以下简称“借贷规定”)第三十条,对逾期利率、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的定义范畴,应为利息属性的范畴,具有违约后的惩罚性质。从文义解释的角度,三十条规制的为逾期利息与违约金并存的处理。显然,该条所表述的其他费用,应归入到利率或者违约金等具有违约后惩罚性质的费用范畴内,比如说:资金占用费、保管费、中介费、服务费、滞纳金等具有利息功能且具有惩罚属性的费用名目,而并非肆意扩大到实现债权的合理费用。从体系解释来看,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期限归还借款,属于违约行为,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基于意思自治的民法原则,出借人与借款人之间是可以协商约定违约金及逾期利息,只要不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可予以支持,但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若出借人证明除利息之外还有其他损失,亦可依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之规定进行主张。从历史解释来说,利率的规制并不属于法律适用范畴。最高法经过三年多的深入调研和反复论证,最终确定了年利率24%作为司法保护的红线,是顺应了全面放开金融机构借款利率管制的经济背景,也考虑到了之前的司法政策的延续性,符合了当前我国民间融资市场的现实状态。年利率24%的设定,针对的范围很明确,即借款人违约后的利息金额或具有利息属性其他费用的上限。倘若人民法院将当事人协商一致约定由违约方承担律师费、担保费等实现债权合理费用的条款不予支持,也一并归入到利息保护上限的范畴,笔者认为此判项与借贷规定的精神相背离。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条:“出借人与借款人既约定了逾期利率,又约定了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出借人可以选择主张逾期利息、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也可以一并主张,但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于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当事人就迟延履行约定违约金的,违约方支付违约金后,还应当履行债务。”

(文/吴建武、陈浩鹏)

再议民间借贷案件法律规定实施后法院对债权实现费用裁判的变化


 

分类:法律资讯
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广东闻彰律师事务所] http://www.gdwenzhang.com.cn/flzx_115.html
本文链接:http://www.gdwenzhang.com.cn/flzx_115-147.html
上一篇:最新民间借贷案件法律规定实施后法院对债权实现费用裁判的变化
下一篇:聘用协议书的法律效力分析

相关信息